懷孕對於很多人來說,可以算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然而對薇琪而言,雖然也是可以容易就能達成,但是要如何「安全達陣」,卻似乎是比登天還難的一項挑戰與挫折。

薇琪結婚已經五年,在新婚第三個月,她便很快就有了好消息。滿心期待的她與家人,正準備迎接未來的新生命。起初剛開始懷孕的時候,薇琪發現有少許的出血,因為聽別人說,早期懷孕大多都會如此,因此她並不以為意。豈料某天深夜,突然發生陰道大量出血,家人趕緊送至醫院急診室,沒想到醫師發現胚胎已經掉在陰道口;於是強忍悲痛回家調養身體。

經過了一年後,這件事情幾乎已經淡忘;薇琪重拾信心準備懷孕,也許是年輕,「想懷就懷」,馬上又有了好消息。這次她跟先生都很小心,爲了小貝比,先暫時辭去工作,專心在家養胎。這次原本以為應該沒有問題,至少不曾發生出血的現象,著實讓她放心不少。或許上天還是沒給她運氣,懷孕兩個月的時候,又再度發生出血狀況,門診發現胎兒已經沒有心跳。又在一年後再度懷孕,卻還是以相同的悲劇收場,而且三年內連續上演了三次劇情。

這種晴天霹靂的結果,重重打擊了薇琪的自信心。「王醫師,為何我會一而再、再而三無法順利懷孕呢?」經過了檢查才發現,原來薇琪體內的免疫系統出了問題,容易對抗胚胎而導致流產。經過了一段很長時間,以免疫抑制劑及類固醇治療,即使產生了嚴重的副作用,但最終如願抱了一個可愛的女娃回家了。

懷孕過程是一個上帝精心設計的過程,胚胎之所以不被免疫系統排斥,主要是在胎兒與母體間的胎盤所形成的屏障,可以讓免疫系統無法辨識胎兒是外來的物質,再經由荷爾蒙的作用,才可與母體「和平共處」。中間所牽涉的機轉非常複雜,只要其中某一項出了差錯,在懷孕期間破壞了母體保護胎兒的機制,便讓免疫系統產生對抗胚胎的抗體,而發生不利懷孕的變化。通常這種免疫反應在懷孕前可能都是正常的,一旦懷孕後,防禦的機制便開始出現問題,以至於胚胎無法繼續著床而導致流產的悲劇發生。

一般而言,有許多自體免疫疾病與免疫性流產有很大的關係,比如說抗磷酸脂質抗體症候群(antiphospholipid antibody syndrome)、紅斑性狼瘡、血栓性血小板低下紫斑症(thrombotic thrombocytopenic purpura, TTP)…等等。由於自身免疫系統的問題,很容易形成血栓、堵塞胎盤的血管,無法供給胎兒養份;或是造成胎盤本身發炎,產生抗體排斥胚胎,造成流產。

而近年來研究新發現,母體體內有一種免疫細胞,稱為「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NK cell),在正常狀態下,這種免疫細胞扮演保護人體的第一道防線,由骨髓製造出現在血液中;經由胸腺誘導,可以攻擊外來的細菌和病毒,或殺死腫瘤細胞等。自然殺手細胞除了在週邊血液裡之外,在子宮內也有這種免疫細胞。但是子宮內的自然殺手細胞和周邊血液的自然殺手細胞不同,除了有避免感染的作用外,對於著床也有相當大的助益。

然而如果子宮內出現過量或功能過強的自然殺手細胞時,就有可能造成不孕或是流產。因此,除了檢查免疫相關項目,如補體C3、C4,抗核心抗體(antinuclear antibody, ANA)、抗磷酸脂質抗體(antiphospholipid antibody, APA)、抗牛心脂素抗體(anticardiolipin antibody, ACA)外,子宮內自然殺手細胞的濃度,可以列入免疫性流產的檢查項目之一。

一旦檢查出體內自體抗體濃度過高,必須在準備懷孕前,先以藥物治療,待穩定後才能順利懷孕。藥物的部份包括了阿斯匹林、類固醇、免疫抑制劑或肝素;也有些病患適用注射免疫球蛋白、淋巴球免疫療法。不過什麼原因造成自體免疫細胞敵我不分,在醫界還是一團迷霧,因此免疫問題的發現及相關的治療,仍需專業的醫師評估後,才能應用在病患身上,增加受孕及懷孕的機會。

當薇琪滿月帶著可愛的寶寶回診檢查時,看著她們夫妻兩個幸福且滿足的表情,我不禁佩服她在求子過程中,屢戰屢敗仍然不放棄的精神。我相信還有許多夫妻跟她的情況相似,仍在求子路上繼續奮鬥著;唯有堅強戰勝免疫,才能甜蜜擁有好「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