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試管嬰兒的兩面刃 助您瞭解「利」與「弊」

影響卵子發育最重要的兩種激素—FSH(濾泡刺激激素)和LH(黃體刺激激素)的波動曲線,一直都是不孕症領域關注的重點。試管嬰兒療程(IVF)常用的排卵針都是以FSH為主,那LH對整個濾泡發育的影響力究竟是什麼呢?
2013-09-20
作者 送子鳥生殖中心

影響卵子發育最重要的兩種激素—FSH(濾泡刺激激素)和LH(黃體刺激激素)的波動曲線,一直都是不孕症領域關注的重點。IVF常用的排卵針都是以FSH為主,那LH對整個濾泡發育的影響力究竟是什麼呢? 2013年生殖醫學會邀請到研究LH多年的Zeev Shoham做了概括性的回顧。

LH(Lutropin)是一個24,500 Dalton,由α和β兩個次單位組成的賀爾蒙。有趣的是LH的α次單位結構和生物活性和FSH(濾泡刺激激素)、TSH(甲狀腺刺激激素)和hCG(人類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極為相似,而β次單位則是鑑別LH最主要的結構所在,這也說明在誘導排卵週期中的傳統破卵針,可用外源性的hCG來代替內源性的LH surge1。和FSH相比,LH因為帶有更多的唾液酸(Sialic acid),使其在人體中的代謝速度較FSH快,其半衰期(30分鐘)也較FSH(149分鐘)短,因此在觀察女性月經週期的LH分泌曲線,往往是由許多LH小脈衝(pulses)組成。腦下垂體調控LH的機轉如下(E2正回饋,P4負回饋)2:

 
 
Source:

A model of gonadotropin regulation during the menstrual cycle in women: qualitative features

根據先前研究,經LH刺激後卵巢的theca cell可分泌雄激素(androgen)來抑制基底膜細胞轉化成卵丘細胞;相反的,FSH則刺激此機制的發生,兩個荷爾蒙的調控對濾泡成熟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2002年,Shoham團隊發表了一篇在LH在誘導性排卵扮演角色的探討文章—LH window。早先藉由對低性腺刺激素之性腺機能低下患者治療的觀察,發現單靠FSH並無法有效刺激雌激素(E2)的合成3:

然而,當FSH和LH(由hCG代替)同時使用時,可觀察到病人的E2有顯著的上升:

緊接著歐洲的團隊又接續觀察出LH用量與其所刺激出的E2合成量的關係:

LH dose (IU) Placebo 25 75 225

Serum E2

(pmol/L)
65±40 195±94 1,392±585 2,441±904

Times of

increasing E2
- 3 7 2

可以看出使用75IU和225IU的LH,所刺激出的E2量並無等倍數上升,反而趨緩,因此「LH threshold (LH閾值)」或「LH ceiling」的概念隨之而出。在基因工程合成的r-LH(Luveris, 路福瑞)推出後,Shoham團隊又進一步在普通IVF 客戶上觀察FSH和LH的影響性,發現適量的LH在E2的產生上確實達到據統計意義的提升效果:

但是多組團隊均發現,當LH用量高於「LH threshold」時,取卵的結果均呈現負面的影響,在FSH搭配不同濃度的LH用量之下,發現LH的濃度越高,越使濾泡發育趨向單一化,出現量少但體積大的領導性濾泡(leading follicle);一些研究也指出,於濾泡期尾聲施以高劑量的LH,會引發濾泡閉鎖(follicle atresia)。以上的結果衍伸出「LH threshold」對濾泡發育的重要性,進而給後期的不孕症醫師有了用藥劑量上的參考。

參考資料:

  • Naylor SL, Chin WW, Goodman HM, Lalley PA, Grzeschik KH, Sakaguchi AY. Chromosome assignment of genes encoding the alpha and beta subunits of glycoprotein hormones in man and mouse. Somatic Cell Genet. 1983 Nov;9(6):757-70.
  • Bogdanove EM, Gay VL. Studies on the disappearance of LH and FSH in the rat; a quantitative approach to adenohypophysial secretory kinetics. Endocrinology. 1969 May;84(5):1118-31.
  • Shoham Z. The clinical therapeutic window for luteinizing hormone in controlled ovarian stimulation. Fertil Steril. 2002 Jun;77(6):1170-7.

 

評論

Agnes
Agnes
  1. 療程的打針策略,總視LH為惡魔。長療程開始的上個月經週期第21天開始施打腦下垂體促性腺荷爾蒙釋放激素同化物(GnRH agonist);而短療程也會在月經第八天開始施打腦下垂體促性腺荷爾蒙釋放激素抑制劑(GnRH antagonist),其目的是為抑制LH生成,以達預防卵子提早老化或提早排卵。
  2. 近年許多研究都指出LH是兩面刃,要提防它、也需要它。所以,LH和FSH都是卵子成熟的必要因素。最近新型「混合排卵針」,同時內含FSH及LH,成分與1960年代第一代排卵針HMG類似,不同的是後者為1:1方式混合,前者改良為2:1方式混合。

    根據送子鳥生殖中心的經驗,施打此針劑族群多為︰

    i 卵巢功能衰退者

    ii 超音波濾泡遲遲無法發育

    iii 療程中抽血數值,雌激素遲遲無法上升

    iv 卡門式症候群患者

  3. 送子鳥的療程打針原則,都希望符合「盡快」且「愉快」兩「快」原則。療程中抽血監控LH這把刀,再依報告結果進行針劑修正「腦下垂體拮抗劑」或「LH」,以減少針劑使用和求子夫妻打針的內心煎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