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有妳,我才能擁有幸福

她很堅定地告訴先生說:「我不在意這個小孩是否跟我有血緣關係,我只在乎是否能讓我完成一個做女人的夢想-擁有小孩。」因此,兩夫妻接受了捐卵這樣的方式。最終她領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刻激動的哭了,當一個新生命在肚子裡翻動時,心靈的悸動是無法形容的。
我想諮詢
2011-06-06
作者 王懷麟 醫師

琳達從小到大一直是人群中的焦點人物,在學校不僅品學兼優,辦事能力及人際關係也是非常出色,從國中一路到高中、大學,都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進入職場工作,外型亮麗,笑容滿面,工作能力又強,所以在公司也頗受主管的賞識及重用。嫁了一位好老公後,家庭及事業兩方面都無法割捨,著實讓她猶豫了許久,最後她仍舊選擇先以事業為重,繼續在職場上打拼。

一晃眼,琳達已經37、38歲了,她頓然發覺她和先生之間,生活上似乎欠缺了某些東西,難道是愛情消失了嗎?琳達一直疑惑著。某天晚上,她跟先生在床上一同觀看電視,總覺得這樣的生活千篇一律,下班後兩人除了共同吃飯、共同睡覺之外,一間偌大的房間只有兩人守著,好像少了一點歡樂及幸福。「我們是否需要一個小孩呢?」她問了先生這樣的問題。經過了長時間的討論,琳達跟先生決定不再當個頂客族,好好挪出時間來專心「做人」,期待有個新生命的誕生。

然而,每每在最期待的日子中,希望一再落空,心裡不由得焦急起來。兩人鼓起勇氣,一同到診所做檢查。檢查出來竟然發現琳達卵巢功能已經嚴重衰退,不得不直接選擇以試管嬰兒的方式試試看。經過了數次的打針吃藥治療,卵子數目不僅只有一、兩顆,連品質都不太好,甚至有時胚胎都無法形成,讓她以往在職場上的自信心都完全消滅了,原來生個小孩比她以往考試、談生意還難!無數次挫折之後,她心裡開始出現了一個念頭,「我們是否需要別人的捐助卵子呢?」

起初,先生堅決地反對,他總是認為,繼續再多試幾次也可以,即使沒有小孩也沒關係,這樣才對琳達心理不會造成太大衝擊;可是琳達卻認為,再試幾次也是徒勞無功,只是在賭那不到10%的成功率,而且只會不斷削減她在失敗中一再建立起的勇氣。更何況每次逢年過節,雖然公婆不敢在面前提到生小孩這件事情,但是回到婆家那種尷尬的氣氛總是讓她無法透氣,甚至有一種愧疚的感覺油然而生。因此她很堅定地告訴先生說:「我不在意這個小孩是否跟我有血緣關係,我只在乎是否能讓我完成一個做女人的夢想-擁有小孩。」老公眼眶泛著淚光,也希望琳達不要再受打針之苦,接受了捐卵這樣的方式。

很幸運地,在登記接受捐卵的4個月後,生殖中心找到一位合適她的捐卵者。經過了無數次的治療,她總能體會打針的痛楚,因此她很感激捐卵者做了這樣的決定,即使捐卵者也許只是為了金錢利益。果然,年紀輕就是不一樣,捐卵者的卵子數量相當多,最重要的是形成的胚胎品質也很好,因此也讓植入後的她信心大增;果真她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兩條線」,她興奮地告訴先生這個好消息。整個懷孕過程琳達不敢掉以輕心,該做的、該吃的、該用的,她全依照書上寫的、醫師囑咐的,甚至網路上別人經驗分享的。最終她領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刻-激動的哭了,她哭的是上帝賦予女人的專屬任務-懷孕,她終於做到了,她感受了男人無法體會的胎動,當一個新生命在肚子裡翻動時,心靈的悸動是無法形容的。只是這個禮物得來不易,也期盼了許久。她知道-即便這個小孩與她並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但是在法律上,她就是小孩的媽媽;在倫理上,這個小孩是經過十月懷胎,從自己的子宮出來的,所以也當然是自己的孩子。做了媽媽的琳達,真的好感動!

經過了3年,琳達跟先生一起看著小孩成長,她覺得原來真正的幸福,不是金錢也不只有愛情,而是一個健全家庭的組合。雖然和捐卵者素昧平生,但是感謝有她,才能讓琳達享受此刻家庭幸福,也許這種陌生的緣分,讓她永生難忘,也讓她永遠心存感動與感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