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44歲,不孕症治療長達10年。長期的不孕治療,到最後就算打排卵針刺激也取不出可用的卵子,就當我苦惱是否要終止求子之路時,我的主治醫師給了我一線希望,介紹我到台灣進行借卵療程。雖然一開始先生反對借卵療程,終於在幾番討論後同意了我的想法。主治醫師介紹了好幾家可提供借卵服務的醫院,雖然我猶豫不決不知道要去哪家醫院,但我的直覺相信送子鳥診所

送子鳥診所在新竹,路途確實比較遙遠,但我從台北火車站搭台鐵自強號,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到了新竹火車站,拿著我事先寫好的紙(上面寫著送子鳥診所)給計程車司機,很順利的就到了送子鳥診所。

會日文的員工一直陪在我們的身邊,陪著我們看診,翻譯院長醫師與我們的看診內容,解答我們的疑問,讓我們的不安感徹底消失。

院長醫師很穩重並且帶著笑容,慢慢的與我們討論捐贈者的選擇,以及說明植入胚胎的注意事項。回國後,送子鳥診所的員工透過郵件的方式與我聯繫,仔細的告訴我藥物如何服用;什麼時候要去做相關檢查等等。

今年7月我回到送子鳥診所植入兩顆等級比較好的胚胎,驗孕的結果是沒有懷孕,我每天只感受到痛苦與絕望。但我還剩下兩顆胚胎,在今年10月移植了最後兩顆胚胎,驗孕的結果是陽性,到現在我已經懷孕10週了。第二次的植入院長醫師也給予我較多的黃體加強藥物做使用,依據我的身體狀態,調整最適合我的黃體加強藥物。

因為還是有流產的可能,我目前無法徹底放肆的開心。送子鳥診所細心的指導(安排)、員工總是溫柔的鼓勵我,如果沒有院長醫師,我不可能實現我的夢想,我真的真的很感謝大家的幫忙。

對於和我有一樣煩惱的人,我認為選擇一個無怨無悔的人生,台灣送子鳥診所是最後一個堡壘,可以守護著我的夢想。

現在我能說的程度有限,但能夠幫上忙哪怕只有一點點,我都感到光榮。

精選文章

Celine的分享

評語圖片
  1. 此次植入,先生由於工作的關係,客戶隻身來台植入胚胎。客戶在恢復室休息的時候,我陪著她同時也跟她說:「妳是我目前最希望能夠成功懷孕的人」,她感動得落下眼淚。因為第一次的植入沒有懷孕,讓她的信心徹底崩盤,僅存的兩顆胚胎是她最後的希望,她需要很多信心和勇氣去面對。她常常寫信跟我聊她的生活、日本的天氣、還有她真的很喜歡小孩;我們還約好了,夏天她要帶著小孩一起到台灣來吃芒果冰!!!
  2. 日本目前對於借卵借精的人工生殖態度保守,雖無明文禁止,但也沒有完整的法令規範。許多需要借卵或借精的日本夫妻,只能向親戚、朋友甚至遠赴國外進行療程。在台灣,借卵、借精已有完善的法律規範,送子鳥相關企業愛生育,更有許多外語服務專員,幫助海外客戶來台求子。語言不再是障礙,而是溝通的橋樑,讓跨海求子更加容易。
  3. 客戶在送子鳥借卵的幸福數字:
     成熟
    卵子
    正常
    受精卵
    囊胚植入結果
    顆數 10 7 4 第一次 Day5:
    4BB+5BC
    未懷孕
    第二次 Day5:
    4BC+4BC
    已穩定懷孕
    6個月(單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