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選一的自然受精或是顯微授精?

我想諮詢
2008-05-21
作者 送子鳥生殖中心

卵巢庫存量(Ovarian reserve)是否下降一直是女人的重要課題,因為這關係著自己是否不再擁有青春與美麗。而積極想留住點青春的女性們,在每次試管嬰兒(IVF)療程中誘導排卵的過程,總是忐忑不安的監控著血液中賀爾蒙的變化。這樣小心翼翼的心情,在取卵後的第一個夜晚更是難熬,總是想著卵子是否夠成熟?品質好不好?能否順利受精?

過去許多研究發表關於卵巢庫存量評估的參考指標,包含抽血檢驗血清中濾泡刺激激素(Follicle-stimulating hormone,FSH)的濃度,或是計算卵巢的大小及初期濾泡的數目。近年來,一個新興的指標抗穆氏管荷爾蒙(Anti-Mullerian hormone,AMH)也逐漸被認為和卵巢庫存量相關,因為此項荷爾蒙已經被證明與濾泡的發育及選擇相關,所以臨床上抗穆氏管荷爾蒙常被用來預測試管嬰兒療程中誘導排卵的反應。但是現在胚胎學家們更希望能近一歩利用濾泡液中抗穆氏管荷爾蒙的濃度來了解卵子是否能順利受精,以及後續胚胎發育的品質為何。

2008 年三月發表在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的文章,選擇年齡、難孕時間相當的夫妻依照受精結果分成兩組,進行回溯性的統計比較,探討血清及濾泡液中抗穆氏管荷爾蒙的濃度高低與卵子是否受精、胚胎品質之間的關係。作者發現成功受精的這組,不論血清中或濾泡液中抗穆氏管荷爾蒙(AMH)的濃度皆比未受精的族群高,但是卻不代表後續胚胎發育品質也會較良好。因此作者認為,濾泡液中抗穆氏管荷爾蒙的濃度只能當作一個卵子發育、以及是否成功受精的預測性指標。

雖然作者無法成功的利用抗穆氏管荷爾蒙濃度差異代表胚胎生長的好壞,但也提出了抗穆氏管荷爾蒙除了預測卵巢庫存量之外,另一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更加清楚時,想必能稍稍減緩在求子路上積極努力的夫妻,內心所承受的心裡壓力。

附表一: 成功受精族群(Group 1)血清中或濾泡液中抗穆氏管荷爾蒙(AMH)的濃度皆比未受精族群(Group 2)高。

附表二:成功受精族群(Group 1)濾泡液中抗穆氏管荷爾蒙(AMH)的濃度比未受精族群(Group 2)高。

附表三:成功受精族群(Group 1)雖然血清中抗穆氏管荷爾蒙(AMH)的濃度比未受精的族群高,但是不表示卵子數目比較多。

參考資料

  •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Vol. 89, No. 3, March 2008

Drace 的分享

當精子受到趨化作用(Chemostasis)主動游到卵子附近,穿越了層層阻隔的卵丘細胞(Cumulus cell)。拼了命的擺動著尾巴,開始進行頂體反應(Acrosomal Reaction),漸漸釋放出精蟲頭部富含酵素的物質,試著融解圍繞在卵子外層的透明帶,為的就是能順利的將本身所攜帶的遺傳物質 (DNA),送到卵子中與其遺傳物質進行一系列的複製與分化作用。有趣的是不一定所有抵達卵子週遭的精蟲,都能有這開疆闢土的本領,挖土機也可能在鑽鑿透明帶的過程中,臨時失去了電力…最後卵子沒能順利受精,胚胎分裂的可能性也暫時宣告停止。

也不怪乎得知受精狀況的結果,名列大多進入試管嬰兒療程夫妻中最有壓力的一項。對胚胎培養經驗豐富的生殖實驗室而言,判斷受精方式的選擇,不僅從卵子成熟度、精蟲品質加以評估,整體性的思考,甚至需考量施術夫妻嘗試懷孕過程中經歷的人工生殖次數、年齡、卵巢功能等等。

在判斷能否利用自然受精技術的當下,的確有更多有趣且值得探討的因子。這篇期刊中的作者提出利用濾泡中賀爾蒙 AMH 濃度,評估受精狀況的結果,似乎在統計上有部分相關性,也期待這項發現能有更多研究加以佐證。

希望下一次在決定受精方式的同時,能給予客戶更接近100% 的專業判斷。

評論

賴興華 醫師
賴興華 醫師
  1. 當您進入試管嬰兒(IVF)療程時會有許多「擔心」,「能不能受精?」與「受精率高低」是「第一個擔心」,擔心到極致會變成「害怕」,因害怕有可能無形中提高了強迫受精(ICSI)之比率,目前全球 ICSI 比率已超過 60%,而且還在攀升之中,有些地區(中東地區)甚至高達 90%,主因是男性精蟲品質大不如前且至今尚未找到一項完美的預測指標。
  2. AMH是近五年很熱門的研究主題,有人用它來預測卵巢庫存量(O. reserve)、過度刺激(OHSS)可能率與懷孕率(PR)等等,本研究用它來預測受精率(FR)則是另一項創舉,雖然影響受精率之因子很多,絕非 AMH 單一因子可以決定,但也提供臨床工作者另一思考方向。
  3. 感謝 Tess 的分享,資深胚胎培養師 Drace 的深入評論,知識的分享使我們從中獲得快樂與成長。

留言